<p id="zc8me"><big id="zc8me"><rt id="zc8me"></rt></big></p>

        1. <s id="zc8me"></s>
        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,請聯系我們

          從一斤300塊到9塊9,陽光玫瑰為什么沒人買了?

          科普中國
          公眾科普,科學傳播。
          收藏

          你有沒有發現,曾經的葡萄頂流陽光玫瑰,現在好像變了,不僅便宜了,也變難吃了。曾經百元一斤都不愁賣,現在幾塊錢一斤都難賣。

          陽光玫瑰葡萄,究竟怎么了?

          陽光玫瑰為什么降價?

          陽光玫瑰葡萄剛開始引爆市場的時候,除了它那獨樹一幟的高甜脆嫩口感和飽滿大個的靚麗外形,最令人驚嘆的就是售價了——精品超市里每斤300 元的高昂價格,再加上精致的包裝盒,渾身散發的都是貴族氣息。

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因晴王而引起注意的陽光玫瑰。 圖源:pixabay

          而現在,各大商超、水果店紛紛賣起了陽光玫瑰葡萄,就連地鐵口、天橋上的流動水果攤也開始賣了!售價更是比跳水還跳水,每斤3~4塊的都有。
          陽光玫瑰為什么變得這么便宜了?

          首先,價格變化的背后,必然有供需變化的影響。

          2016年的時候,全中國陽光玫瑰葡萄的種植面積不過10.01萬畝,根本喂不飽嗷嗷待哺的十幾億中國人。2022年,全國陽光玫瑰葡萄種植面積暴漲數倍,達到了足足 80萬畝。遍地開花的陽光玫瑰葡萄基地,足以讓每個愛吃的人吃上心愛的陽光玫瑰。

          但光這一點,還不足以解釋價格直接縮水百分之一——而且還沒人吃了。

          實際上,這么去比較是不嚴謹的。因為,當年能賣百元的陽光玫瑰,是所謂的精品高質葡萄,就算在如今整體大降價的情況下,依然能賣幾十元一斤;而如今賣幾塊一斤的陽光玫瑰,本身質量就不高,就算回到陽光玫瑰最紅火的時期,也賣不出高價。

          這和我們的實際感受也是一樣的:價格高低和品質高低掛鉤。買到的價格貴一點的陽光玫瑰,顆粒大個緊實,口感也很脆,入口有玫瑰香氣。

          而很便宜的陽光玫瑰,光是外形就存在著很大的差距:個頭大小直接縮水,而且顆粒排列稀稀拉拉的,口感也沒那么脆了,更加綿軟,香氣和風味也不足,讓人覺得還不如吃普通青提。

          所以,大家覺得陽光玫瑰便宜了難吃了,這不是幻覺——只是以前大部分陽光玫瑰走的是貴價精品水果路線,好不容易買一回,吃到的都是高品質的好吃的;而現在很多陽光玫瑰走的是高產量低價路線,遍地都是,在路邊隨隨便便買一串便宜的,確實味道不咋地。

          陽光玫瑰是什么葡萄?

          好看、好吃、高甜、硬脆。

          陽光玫瑰葡萄,本身是一個相當優秀的雜交葡萄品種。它是日本育種者歷經 11年雜交培育而來的新品種,糅合了親本歐洲釀酒葡萄品種白南葡萄和美洲系葡萄秋津21號雙方的優點。兼具好吃、好看、個頭大、抗病害等多方面的優點。

          根據申請品種的文件描述,它的甜度能達到18%以上,而且口感十分獨特,果肉硬脆、結實,完全不像其他葡萄那么綿軟。

          除此之外,它的籽粒個頭也十分喜人,單果重可以達到10~13克左右,而且皮薄無澀,直接帶皮炫就行。最最重要的是,它真的有股獨特的香氣,那是一種玫瑰香和奶香結合的獨特香氣,通常被描述為麝香——這也是它的品種名陽光麝香(Shine Muscat)的由來。

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圖源:pixabay之前大家熟知的晴王,并不是品種名,而是一個地理標志商標。

          日本的陽光玫瑰主要產區是長野、山形、岡山三個縣,其中岡山縣產出的陽光玫瑰葡萄品質尤其好,于是當地為此申請了一個專門的地理標志商標——只有在岡山縣生產的,單顆重量達到15克以上,甜度18以上的陽光玫瑰葡萄才有資格貼上“晴王”的認證。

          人工栽培非常重要

          不同的管理,品質差距也很大,品種雖優秀,栽培手段也要跟上才能真正優秀。如果栽培技術不到位,長出來的果子根本不對勁。

          在花穗期要把一小半的花穗直接去掉,同時還要去掉多余的莖干。等到開花后果實出現,還需要進行疏果,一個果穗上只保留約40個籽粒,雖然產量基本上砍半了,但卻能保證果子個頭大、品質高。

          但引種國內后,一些果農卻舍不得整穗、整果整掉的那些產量,生生將畝產從五六千斤拉到了近萬斤,直接翻倍。

          雖然這樣種出來的葡萄乍一看是那么回事兒,但真要買回家吃就會發現,果子小、不甜、沒香味不說,就連最典型的硬脆果肉也變得綿軟了。這種陽光玫瑰葡萄是真的虛有其表,連普通葡萄都不如。

          但這對一些只想賺一把快錢的果農而言,覺得長得像就行,這樣生產出來的陽光玫瑰葡萄,就是我們在路邊幾塊一斤買到的那些,難吃是真的難吃。

          陽光玫瑰葡萄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個頭大,這主要是品種特性造成的。不過,為了獲得大果粒、無核等特性,在陽光玫瑰的生產過程中也需要用到像赤霉素一類的生長調節劑。因為有促進個頭增長的作用,生長調節劑有時也被叫作膨大劑。

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圖源: pixabay

          膨大劑這個名字聽起來特別嚇人,但實際上就是植物自己也會生產的成分,在水果栽培中的使用也是國家批準允許的,合法合規,對于人體并沒有什么危害。

          不過生長調節劑的使用也需要嚴格控制濃度、施用時間,如果用猛了,可能反而會讓水果品質下降。有一些果農為了盲目地追求超大果粒,就會一味提高施用濃度、次數,在操作時也不看時間、氣溫、水肥等因素,這樣就會導致最后的果子變成空心果、裂果,看著是大了,但品質口感都不行。

          此外,像是套袋、避雨、施用益生菌等各種細節的操作,都會影響到最終果實的品質。種苗的純度也十分重要,很多果農用的都是國內自行嫁接出來的“李鬼苗”……從根源的品質就不行,再加上后期栽培管理不到位,難吃是必然的。

          2022年,就有研究人員對廣西、河北、河南、浙江、上海、江蘇、安徽等14個陽光玫瑰葡萄優質種植基地的陽光玫瑰葡萄進行對比調查。為了排除誤差,實驗還專門選擇了樹齡相同的葡萄植株,采摘的也是相同成熟度的葡萄。

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1 外觀差異

          光看葡萄單粒重量一項,波動幅度也特別大,最小的僅有6.7克,而最大的則能達到17.29克,種得好的是真能一顆更比三顆強。

          2 風味差異

          陽光玫瑰葡萄夠不夠甜,甜得純不純,主要看兩個硬性指標:含糖量和糖酸比。在這些陽光玫瑰葡萄中,含糖量在13%~20%中大幅波動,基本就是不怎么甜和很甜的區別了。除此之外,固酸比一項最高和最低差了有一倍。

          簡而言之,便宜的陽光玫瑰葡萄變難吃,多半是因為圖高產而非高品質。而且有的果農為了搶先上市,還會提前剪下未完全成熟的果子,這就導致了果子“空有其形而無其味”,甚至有些差勁的陽光玫瑰葡萄直接就是無香低甜又軟,果皮更是酸澀無比。

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圖源:pixabay

          當然,現在市場上還是有按高品質目標去栽培的陽光玫瑰葡萄,但它們的價格依然不低,雖然沒有當初的百元一斤那么驚人,但依然能維持在30元左右的單價。

          如果你真的買到了這樣的高品質果子,你就會發現——原來陽光玫瑰葡萄還和當年一樣好吃。

          策劃制作

          來源丨吃貨研究所(ID:Food_Lab)

          審核丨阮光峰 科信食品與健康信息交流中心副主任

          責編丨白莉
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科普17195
          太傅級
          今年的陽光玫瑰特別便宜
          2023-10-27
          心靈醫生—李四保
          庶吉士級
          陽光玫瑰葡萄真是一種好水果
          2023-10-27
          粵桂科普
          太傅級
          而現在,各大商超、水果店紛紛賣起了陽光玫瑰葡萄,就連地鐵口、天橋上的流動水果攤也開始賣了!售價更是比跳水還跳水,每斤3~4塊的都有。陽光玫瑰為什么變得這么便宜了?
          2023-10-27
          fc2成年免费视频观看,人人妻人人妻人人人人妻人人,久久有码中文精品

              <p id="zc8me"><big id="zc8me"><rt id="zc8me"></rt></big></p>

                1. <s id="zc8me"></s>
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